beplay体育手机版

踌躇满志到部队却成候补“二”排长?不想宫斗怎么干?

  小陈还记得四个月前自己刚毕业时踌躇满志的样子,怎么也想不到现在这般尴尬。真是在学校把优秀当成了一种习惯,在岗位上感受兵荒马乱。

  其实刚毕业手足无措的感觉也还算正常,尴尬的是小陈这排长是一位“二”排长。这“二”排长可不是说小陈分到的是二排,而是小陈到连队报到时发现这个排本来就有一个已经干了三年的排长。让原本有一种新官上任三把火感觉的小陈被现实活生生浇灭了。

  “二”排长就“二”排长吧!能有什么办法?继续干呗!改革大局中每个人都要经历阵痛,谁让全旅还有两百多个编余干部呢?

  擅长使用精神胜利法的小陈很快就把自己说服了,有个老排长带带路,这“车”开的又快又稳,自己也轻松一些,何乐而不为呢?

  “陈排,你这不对,排长说要这样搞太烦了”,小陈向班长布置着任务,一位老班长突然发难,在其他几位班长的质疑眼神中,小陈很尴尬,一时很下不来台。

  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上次这么难堪的时候还是老排长解的围,今天就算混得过去,那以后怎么办?总不能老是这样活在老排长优秀的“阴影”里啊!这以后老排长走了,那自己还能不能管理的了这个排了?

  小陈当初干这个“二”排长的时候就想着老排长资格老、经验多、带兵好,是自己学习的好榜样,自己要沉下心来好好向老排长取取经,老排长说的基本不反对,从不当着战士面和他抬杠,也是给足了老排长尊重,可老排长的话总比自己的话在战士心中分量重。

  小陈也不是没有做过努力,他充分发挥了自己的宣传特长,又是带着大家搞板报橱窗,又是成立培训新闻小组,每次干活都冲在最前面,每次带队都把口号喊到最响亮,生怕被战士们吐槽没能力、花架子。

  可这老排长在排里一天,小陈感觉自己总是有种被挤兑的感觉,仿佛自己动了谁的奶酪,可大家表面上还是一团和气。

  隔壁的老王和小陈是大学同学,同病相连。老王不止一次和小陈抱怨老排长影响力碾压他一次又一次,说话基本没啥号召力。然后老王动了点歪心思,用了点手段,使了点绊子,说了点坏话,想推倒老班长的权威树立自己的威信,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被老排长当面点破,战士们之间的窃窃私语更多了。老王自己也是后悔不已,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老王的事情时刻提醒着小陈,别瞎费心思搞窝里斗,幻想着用各种阴谋阳谋搞定一切,徒使纯洁的战友关系蒙上一层宫斗剧的阴影。

  周围还有几个类似的活生生的例子,小陈开始有点气馁了,我这“二”排长要干到啥时候,是不是要看老排长被“墩苗”多长时间?还是要看编余干部啥时候被消化掉?

  小陈主动找到老排长,两人点起烟开始了一场男人间开诚布公的交流,小陈坦白了自己的很多困惑,希望老排长指点一二,老排长被小陈的谦虚好学感动了,毫不吝啬的讲起了自己的带兵经验,也讲了自己这些年的心态变化,当小陈抓紧机会说出了自己现在的心态,希望能够得到老哥的支持,老排长没有说话,久久的看着小陈,烟头上若隐若现的红点似乎给黑暗带来了一线光亮。

  经历了那次谈话,小陈开始感觉到了效果。上级布置任务下来后,班长们照例还是去问老排长的意见,老排长大手一挥:“你们听陈排的安排”。小陈不禁虎躯一震,有种打了鸡血的感觉,回头感激的看着老排长。老排长没说话,把自己隐藏在了香烟的迷雾之中。

  不仅这一次,在开排务会的时候,老排长让小陈讲评这一周的工作和安排下一周的工作重点,看着班长们对自己条理清晰的分析的赞同,小陈仿佛又找回了自己心中的强军信念。老排长带头给小陈鼓起了掌,并说连里对小陈排长的工作能力很肯定,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小陈排长。

  “二”排长不是一个永远的标签,却是容易让人开始自我放弃的借口,就算无奈干了“二”排长,也要积极去寻找存在的意义,存在即合理,合理首要是合格。

上一篇:武汉市劳模代表踌躇满志话未来

下一篇:没有了